彭博社的寰球抗疫排名完整背离了事实跟观感

 

  彭博社近日宣布寰球抗疫排行榜,美国赫然其上,名列榜首,而家喻户晓抗疫结果明显的东亚国度,如中国、韩国、新加坡等却掉落其后。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以此前一个月内零确诊率跟零逝世亡率和其余国家构成赫然对照,却排行第八;与之绝对的是,在排名前十名的国家中,美国的新冠肺炎沾染率和死亡率都是最高的。这让人不禁思考,第一名毕竟是从何而来?

  彭博社自称,在新冠疫苗开端全面遍及的当初,衡量全球抗疫排名的标准应当被从新定义,即所谓的“畸形化”。由此,他们引入了“重新开放进度”作为重要的权衡指标,其中包含疫苗笼罩率、封闭重大度、航班飞翔能力和疫苗接种者可旅行路线四个二级指标。而原有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和居民生涯品质反而退居其后。这样的衡量尺度是如何得出美国第一、中国第八这样令人瞠目结舌的论断的呢?

  首先,彭博社把封锁措施作为负面指标就是一个过错的开始。不可否定的是,民众生活的正常化可以成为抗疫成果的标准之一,但开放度和封锁措施素来就没有成为一个公认的标准。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始终被国际社会诟病的恰是为了所谓的“正常化”和开放度而不及时实行有效的封锁措施,导致疫情蔓延,感染率和死亡率居高不下。而东亚国家,尤其是中国由于疾速而有效的应对措施和封锁政策使疫情在多少个月内得到把持,大众得以恢复正常生活,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事实上,彭博社数据指标中2021年GDP猜测增长率中国事8.5%,远超包括美国(6.6%)在内的其他国家。又有什么能比经济增加更能有力地阐明生活恢复正常化了呢?

  其次,彭博社的指标和数据收集破绽百出。譬如,在其新增的“重新开放进度”一级指标中,其所应用的封锁严峻度指标就缺少可托度。彭博社在其颁布的数据盘算方式中竟然宣称,在封锁严峻度指标中对大多数国家使用了牛津大学的政府封锁措施数据,但对中国却不采取这一数据。在牛津大学数据库中中国数据并无缺失的情形下,彭博社任意消除中国数据,靠主观臆断给中国打分,实属荒谬。

  彭博社从初版的全球抗疫排名中设置“人均疫苗占领量”到第二版新增“每100人接种疫苗指标”,再到在第三版即日前新出的版本中直接增添一整栏的“重新开放进度”指标,可以说为了将美国送上第一的宝座尽力而为。

  彭博社空心思一直修改全球抗疫排名指标,本质上是美国在逐渐发展它后疫情时期的自我宣扬,为它在疫情期间蹩脚的应答办法铺上遮羞布。作为西方眼中“非民主国家”的中国抗疫获得宏大胜利,展示出轨制体系上风、强盛的凝集力和管理才能,这是对西方“民主优胜论”的重大打击,也减弱了美国在中美“全面战略竞争”中的话语和道义优势。因而,彭博社的这些“小动作”,能够说是试图通过貌似“迷信”的方法,构筑“民主国家”比“威权国家”抗疫更有力的话语叙事。这些“小动作”与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对华“污名化”造成了一整套彼此配合的“套路”和打法,终极目标都是服务于美国对华“策略竞争”,保护美国所谓的引导位置和世界霸权。

  彭博社的这种做法以“科学”的面孔呈现,存在隐藏性,对国际舆论具备必定的误导性和诈骗性,然而,脱离了实际的所谓排名,注定经不起事实和人们事实观感的测验。这种企图通过改写叙事来掩饰抗疫不力、建构空幻的抗疫优等生形象的做法,不仅自损颜面,自伤信用,而且更加裸露出不尊敬性命的立场。这一“居心良苦”却自欺欺人的做法,不仅不利于凝聚全球抗疫协力,也涓滴无助于美国国际形象的改良。

  (作者:王栋,系北京大学国际关联学院长聘正教学、教育部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讨基地履行主任;潘静珂,系教导部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换研究基地研究助理) 【编纂:田博群】